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此前,新华社记者对任正非进行了专访,任正非提到的一个问题,估计是很多人没有想到的,那就是在专访中,任正非不止一次谈到“螺丝钉”问题。人们很难想到这位令人尊敬的企业家,会如此重视“螺丝钉”问题。

他表示,我们要向日本、德国、瑞士学习,发挥工匠精神,就是要踏踏实实的做东西。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我们坚定不移持续变革,全面学习西方公司管理。因为西方早我们一步工业化,所以西方率先产生“螺丝钉”,率先工业化,工业化就是流程化,那我们就要向他们学习。我们花了28年时间向西方学习,至今还没有打通全流程,所以我们现在还在不断优化我们的组织和流程,从而提升内部效率。

有理论创新才能产生大产业,当然有技术创新也能前进。日本有个小公司研究螺丝钉,几十年就研究一个螺丝钉,他把螺丝钉做到不会松开。世界的高铁、飞机高速运转的设备很多都采用螺丝钉。一个螺丝钉就有非常多的地方可以研究。

德国如果不是劳动法律的影响,全世界的汤勺都是德国制造。高级水晶杯、高级的银餐器都是德国小村庄生产的,我去过两个小村庄,他们打出来的表格说他们从来不谈销售,他们谈占世界份额的多少,村办企业啊,讲的是他占世界份额的多少。所以这一点来说,我们要回归踏踏实实的经济,经济的增长不可能出现大跃进。

由此可见,任正非谈论螺丝钉问题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感触良久。关于螺丝钉,他提出两个问题:

螺丝为什么诞生于欧洲?

先让我们看看螺丝发展的历史。

中国古代木质建筑主要使用“榫卯”结构,而不用钉子,而是更别说螺丝钉。现在中国农村上点岁数的人都管钉子叫“洋钉”,说明钉子跟“洋车(自行车)”、“洋火(火柴)”、“洋碱(碱面)”一样都是来自西方的东西。

人造螺旋物和螺丝的确是欧洲人发明的。最早,阿基米德(公元前287~公元前212)发明了螺旋形提水器(Archimedes Screw Pump)——“阿基米德螺旋”,据说今天在埃及仍有使用。

“阿基米德螺旋”看似简单,却堪称是个伟大的发明——它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螺丝状装置。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阿基米德是当之无愧的“螺丝之父”。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阿基米德发明的灌溉工具——“阿基米德螺旋”

公元前1世纪的时候,古罗马人能够用木制的螺旋压力机在地中海附近压榨橄榄油和葡萄汁,也开始使用螺丝钉,只是这时候的螺丝钉都是手工挫出来的。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古罗马榨橄榄油的机械,使用了螺杆的原理

中国的榫卯结构的确令人赞叹,但却主要适用于木质结构;对于金属制品的连接、紧固就无能为力了。而近现代制造业普遍都是金属制品。螺丝钉的作用就越发重要。

公元15世纪以前,欧洲人也很少使用螺丝钉,因为此前的螺丝钉只能用手工挫出来。漫长的中世纪里,欧洲人主要用木头钉子或金属钉子来连接家具、木质建筑(中国古代并非不用钉子,据说宋代《营造法式》中就有不少使用钉子的记述)。

从16世纪开始,欧洲制钉工人生产的螺丝钉越来越多,但这时候螺丝刀(Screwdrivers)还没出现,所以这时候的螺丝钉还是用锤子敲进去的。

1780年左右,伦敦出现了螺丝起子(即旋凿、螺丝刀),木匠们发现用螺丝起子旋紧螺丝钉比用锤子敲击能把东西固定得更好。原来世界上是先有螺丝钉、后有螺丝刀。

接下来轮到螺丝钉史上的猛人出场了。

第一位是英国斯塔福德郡的雅各及威廉惠雅特兄弟(brothersJob and William Wyatt)。他们在1760年申请了一项专利,现在顶多可以称为螺钉机的早期版本。他们于1776年建好第一个木工螺钉厂,但是很快就失败了。工厂的新老板经营良好,在1780年代一天生产了16000颗螺钉,只需要30个工人,这种工业生产的生产性及产能在当时是革命性的突破。

第二位就是英国企业家、发明家杰西·拉姆斯登(JesseRamsden,1735~1800)。在杰西·拉姆斯登众多发明中,有一项不太起眼但却很重要的机器,那就是他在1777年发明了第一台令人满意的螺丝车床,可以大批量制造螺丝钉。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杰西·拉姆斯登

第三位还是一个英国发明家,被称为机床工业之父的亨利·莫兹里(Henry Maudslay,1771~1831)。这位也是学徒出身。他26岁的时候(1797年)开始独立创业,制成第一台螺纹切削车床,可车削不同螺距的螺纹;1800年他改进的车床,用坚实的铸铁床身代替了三角铁棒机架,被作为现代车床的原型;更为重要的是,莫兹里从客户角度出发,第一次推动了螺丝钉的标准化,让螺丝钉和螺丝帽可以随机配对。从此,螺丝钉作为工业时代的紧固件,被广泛应用于人类经济生活的各个领域。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亨利·莫兹里

此后的整个19世纪里,螺丝钉工业都在不断发展。

1840年美国发明转塔车床(TurretLathe),1870年发明自动螺丝机,自动化机床生产彻底降低了螺丝的成本。低成本刺激更大量的螺丝使用。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整个19世纪,螺丝头最常见的是一字和外六,因为容易生产。

1908年,加拿大P. L. Robertson是第一个做出来内六角螺丝头的人。

1935年,亨利·菲利普(Henry F. Phillips)生产了后来流行世界的十字头螺丝(PH头),美国通用汽车公司迅速在其1937年推出的凯迪拉克(Cadillac)汽车上采用这种设计。

到1940年,85%的螺丝生厂商有生产十字槽螺丝的许可证。几乎整个汽车行业、飞机都改用十字槽螺丝。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战时用品和车辆都采用这种十字槽设计。

1940年,螺纹标准化进一步推广,ISO公制螺纹标准和统一螺纹标准制定。1966年,Pozidriv(PZ头)米字槽出现。

现在,螺丝钉按照槽型不同,已经几十种分类,常见的有:一字型(SLOTTED)、十字型(PHILLIPS)、米字型(POZI)、星型(TORX)、方头型(SQUARE)、六角型(HEXGONAL)等。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而且,在英文世界里,不同槽型的螺丝钉是按照专利发明人的名字命名的,比如大十字型是由亨利·菲利普(Henry F. Phillips)发明并拥有知识产权的,所以命名为Phillips(十字槽H型);小十字型则命名为Frearson(十字槽F型)。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苹果手机和笔记本电脑里面使用则是梅花形螺丝钉(pentalobe),是一种防撬螺丝钉,可以防止消费者自己拆机。日本设计师YumaKano还设计了一款“笑脸”的螺丝钉。欧美国家对螺丝钉的命名,是保护知识产权的体现。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设计师在接受采访时说道:“螺丝钉是我经常使用的工具之一,是工具世界的无名英雄。因此我才突然有了这个创意的灵感,给螺丝钉也赋予面孔和表情。笑脸螺丝钉不仅有普通螺丝钉的功能,还可以让人们开心。”

小小一颗螺丝钉的工业史,就是西方2000多年科学和技术发展以及工业革命的缩影。欧美国家的发明家、企业家一边发明和创新螺丝钉,一边制定行业技术标准;欧美国家的政府则全力保护知识产权,让这些工匠创建的企业能够专注于技术进步。任正非说,螺丝钉之所以能够诞生于欧洲而不是中国,主要因为欧洲的机械唯物主义的确为近代技术和科学发展提供了思维方式,而中国的儒家文化则丢掉了“格物致知”的成分,过分关注人的精神世界,技术层面的研究发明则被斥为“奇技淫巧”。

小螺丝,大问题

小小一颗螺丝钉,作用却无比重要。大到高铁、飞机、宇宙飞船、机器人,小到手机、照相机、电脑、医疗器械,都离不开螺丝钉,甚至有的病人还需要把螺丝钉植入人体内。它是“人类纪元以来第二个千年的最佳工具”,也是人们生活中触手可及的小物件。

所以,螺丝出现质量问题,就可能产生重大影响。比如高速列车、飞机在高速运行时会产生强烈震动,螺丝如果脱落或者断裂,很有可能会发生悲惨的事故。

任正非在专访中提到的日本小公司,数十年如一日,生产出一种“永不松动的螺丝钉”,日本新干线、新东京铁塔、濑户大桥、英国高铁等不允许螺丝松动的地方都在使用。

创始人若林克彦表示:螺丝钉是技术上非常成熟的领域,跟“高科技”概念相距甚远,是典型的“低科技”,人们甚至认为,不管怎么做好像都没有提升空间。然而,若林克彦正是在所有人都认为不可能的领域创造了可能。

任正非谈紧固件产业

永不松动的螺丝结构图

50多年来,若林克彦只干了这一件事,心无旁骛,创造了小企业的世界级奇迹。中国现在是全球最大的紧固件生产国,全国有六七千家紧固件生产企业,年产紧固件约800万吨,出口到全球各地,但没有一家企业能够把螺丝做到如此极致。

2007年,欧盟对原产于中国的钢铁制紧固件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全国涉案7.6亿美元,并于2009年1月做出终裁,对涉案产品征收最高达85%的反倾销税。经过多年打官司,2016年2月,欧盟终于正式取消了对中国紧固件的反倾销措施。多年的反倾销调查和重税,让中国紧固件工业损失惨重。不过这个案件对于中国紧固件工业也敲响了警钟:以数量取胜的时代,该让位于以质量和创新取胜了。

据历史记载,公元1623年,也就是中国明朝那位木匠皇帝天启帝在位的第三年,英国颁布了世界上第一部正式而完整的专利法——《垄断法(Statuteof Monopolies)》,该法规定,专利权应当授予第一个真正的发明人;发明必须是就新产品而做出的;专利权人享有独家生产或制造该产品的权利,有效期为14年;他人在此期间不得利用该项发明。此后,美国(1790)、法国(1791)、西班牙(1820)、德国(1877)、日本(1885)等发达国家陆续制定了专利法,成为技术创新的制度保障。

这正是任正非所建议的:“我们国家一定要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至少知识产权要等同于物权;现在知识产权是软软的,连物权都比不上,物权都有物权法保护了”。国家应该“把算法纳入知识产权保护”,中国确立了建设创新型国家的目标,文件也公布了不少,但对于华为这样的知识技术密集型企业而言,最害怕的就是“知识产权的威胁”(任正非语)。可能只有知识产权保护,才能让中国工匠具备工匠精神,才能让中国工业企业在技术革新上投入更多时间、精力和资金,才能使中国制造从外延增长嬗变为“普罗米修斯式”增长。

此外,发达国家一直都对标准的制定十分重视,一边创造游戏,一边制定游戏规则,让全世界都玩统一的规矩。中国在这方面真的还有很多路要走要学。

最后,真心希望国内有工匠精神的厂家多一点,认认真真,从一颗螺丝做起、做好、做精。认真做人,认真做事。

-End-

☞来源:产业快评,金蜘蛛紧固件网

注:本图文系网络转载,不代表本号观点;如有侵权烦请联系处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